第一卷 尘乱 第四十八章 忠君(1 / 2)

莽鹰注视着德阳帝,眼里真的闪着和鹰一样的精光,德阳帝心事被他说中,眉头一跳,厉声道,“崇钊乃是我大周的功臣,不容得别人这样污蔑!”

“可塔娜是我们草原的女儿,”莽鹰波澜不惊,“不管用什么方法,只要将她归还于我们便好。”

德阳帝没有立刻答应,坐在椅子上思忖少顷后一摆手,“朕考虑考虑。”

“臣告退,”莽鹰并不穷追猛打,因为早已胸有成竹,德阳帝一定会同意的,既能换得百姓安定自身盛名,又能惩治背叛自己之人,何乐而不为呢?

和润极有眼色的倒了杯茶,德阳帝口干舌燥,端起一饮而尽。

热茶流过喉咙,德阳帝疲惫的用两根手指撑住自己的眉头,似乎有什么东西正在悄悄蚕食自己的心,那被刻意压制的恨意不知不觉的冒了头。

弃国只为一个女人,是为不忠;朕待他如兄弟,他却离开朕,是为不义。

不忠不义之辈,应该得到惩罚。

德阳帝放下手指的时候,就已经做好了决定,这就是帝王。

“秦老将军过两日该进宫述职了吧?”

“回皇上,”和润蔫声蔫气的,“三日之后。”

“好,”德阳帝若有所思的点点头,开始批阅奏章。

三日后,千里迢迢进宫述职的秦腾方怎么也没想到自己多了一个大任务。

“臣秦腾方拜见吾皇!”

“秦老将军快快请起,”德阳帝亲自起身去迎,秦腾方是两朝老臣,所有人对他都颇为尊敬。

只是秦腾方一头雾水,以往述职都是在金銮殿说完事,再由德阳帝褒奖两句,各位大臣们夸上一番,就带着该有的赏赐和粮草回漠北了,因为怕落人话柄,他从来都不多留。

可是今天德阳帝说要找自己叙叙旧,他们一人为君一人为臣,本就没什么可用来话家常的,再加上德阳帝继位的时候,自己的态度属于中立,但其实他心中的不服,人尽皆知,更没有什么旧可叙。

“你们都退下吧,”德阳帝屏退左右,这次连和润都撵走了。

秦腾方更加好奇这皇帝葫芦里卖的什么药。

“有一件事情需要秦老将军去做,”德阳帝等所有人都走了,才缓缓说道,“不知秦老将军可愿意?”

没什么愿意不愿意的,你是皇帝,你说了我有什么反驳的余地吗?

“臣原为皇上效力。”秦腾方朗声道。

“好,”德阳帝很是满意的点点头,将笔置于案上,认真地说,“漠北可还能再禁得起战事?”

腾方不知道他这话是什么意思,但欺君是万万不可的,“回皇上,战事平息不到五年,我军元气还没恢复,最近也在征兵...若是讨伐他国还请皇上三思!”

德阳帝木着脸,不置可否。

这下秦腾方更拿不准主意了,莫非自己答错了?

“晏崇钊埋名之处,是你安排的吧?”

“正是在臣的老家,永利城!”

“那你一定是最熟悉他家在何处的人,”德阳帝沉沉的望着他,语气冷淡而意味深长,“去把楚渥丹...给朕带出来?”

“什么?”秦腾方脱口而出,怎么也没想到要去偷老朋友的夫人。

德阳帝对他的反应早就是意料之中,不紧不慢的喝了口茶,用谈闲话的语气说,“咱们大周,的确经不起什么战争了,但是蛮族,可都是些不要命的狼,尤其吉布哈。”

这一点秦腾方是很了解的,看来是蛮族想要接回楚渥丹。

果然,德阳帝继续慢悠悠的,“塔娜是前任可汗恩和金的女儿,蛮族想要接回他也在情理之中。”

“用一个人就可以换来我大周的安定,你可愿意?”

秦腾方迟疑着没答话。

“但崇钊肯定不愿意,我大周的江山可以不费一兵一卒就能河清海晏,该如何是好呢?”

秦腾方像是烫了舌头,心里也跟着乱成一团,不管怎么看,这做法都懦弱无比,且苟且非常,不是大丈夫所为。但德阳帝说的又是实话,才稳定的江山,经不起折腾。

德阳帝观察着他的每一个动作,连最细微的神情都不放过,看时机差不多了才开口,“不用考虑了,你回漠北路过永利城时,把这件事办了吧,我会让蛮族的莽鹰随行,也算是让塔娜回了故乡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