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卷 尘乱 第五十章 恢诡谲怪(1 / 2)

秀水山就在永利城旁边,天气却大有不同。

整片天空像是被什么从分界处一刀切开,永利城还阳光明媚,秀水山的上空却乌云翻滚。

走在山间,晏息总觉得阴森森的,除了树叶发出沙沙的摩擦,就只有无限的安静。上次来的时候,这里明明还是山明水秀,鸟语花香,怎么才过了一天就变成这样了?

眼前树林逐渐茂密,晏息凭着自己的记忆根本找不出来旋风寨的位置。

来的时候是被绑来的,走的时候是被抱走的,本来以为自己的聪明才智总能找到地方,还真是高估了自己。

“这可怎么办啊。”晏息站在原地转圈,四周的树都长一个样,天上太阳也没有,根本无法辨别方向。

弈鸣看她遇到了难处,就用脑袋蹭她。

晏息低头看了它片刻,突然灵光一闪,试探道,“你可知道旋风寨怎么走?”

都道老马识途,不知道老狗识不识途。

弈鸣点头点的像捣蒜,打死都知道旋风寨怎么走,那是狐生中走过的最煎熬的一段路,内心备受折磨。

“你知道?”晏息狐疑道,这狗好像比人还聪明。

知道知道,弈鸣一个劲的点头,就差大喊一声本仙知道了!

息思忖片刻,黎昕这条狗一直都聪明的很,应当不会带错路,“那就走吧。”

得嘞!弈鸣转身一颠一颠的往前跑,晏息抬脚跟了过去。

不一会,一人一狗就走出了树林,眼前大门敞开着,两旁的的眺望台上没有人放哨,进院一看,果然空空如也,没有人影。

看来真的是被屠寨了。

绑架晏息的仓库和这寨子离的很近,那夜弈鸣和黎昕去的是仓库,并没有到过这里,只是当时看到此处灯火明亮,知道这是旋风寨而已。

可是今日踏进院门的那一刻,弈鸣就感觉到了一些不同寻常的气息。

不是活人的气息,却又不是死人的气息,更不是什么神仙妖精。

难道是魔物?

弈鸣不敢托大,但是又不敢擅自去里面查看,把晏息丢在外面出事怎么办?

晏息没有感觉出什么不同寻常的气息,却感觉到了无比的压抑,仿佛一双无形的手悄悄抓住了自己的心脏,空气中似乎还有些腐臭的味道。

周围除了一人一狗的脚步和呼吸,没有任何的声音,鸟叫虫鸣都像是销声匿迹。

整个旋风寨散发出阴森诡异的气息。

弈鸣往里面走了两步,一堵横墙隔住了视线,墙后应当就是主寨,这旋风寨叫的威风凛凛。也不怎么大。还有那旋风夺命大王,一般像这种名号叫的响当当的,都活不太长。

应该进去看看。

弈鸣发出一声不情不愿的叫声,他实在不乐意学狗叫!

“怎么了?”晏息的注意力果然被他吸引,只见弈鸣抖抖屁股,迈着小腿走到横墙边上,一身皮毛在这阴沉沉的天里也显得雪亮非常。

晏息和他已经配合出了默契,心领神会的跟着往里走。

主寨院子相比外面就要触目惊心多了。

地上三三两两飞溅的血迹,主寨门前的尤其多。

地面血迹斑斑,周围的竹台围墙却都完好无损,看不出任何打斗的痕迹。

晏息不解,并没有尸体在此处,血迹又从何而来?

弈鸣却是浑身汗毛一竖,他是清清楚楚的知道黎昕杀了二十多个人的,杀完人之后肯定无暇处理尸体,尸体去哪里了?

“进去看看吧,”晏息指了指主寨的门帘,弈鸣跟着点点头,在她的前面走了进去。

可能是不通风的原因,里面一股糟酒烂肉的味道扑面而来,弈鸣差点吐出来,看来他们生前吃的还挺丰盛。

“呕——”跟在后面的晏息冷不丁的干呕一下,“什么味啊...”

吱吱——

有老鼠,弈鸣向着声音的来处走去,一具尸体仰卧在桌子后,双目圆整,嘴巴张的大快要脱了下巴,表情惊惧无比,裸露在外的皮肤已经出现了尸斑,周围几只老鼠正在啃食他手上的腐肉。